党的十九大提出,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,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,办好学前教育、特殊教育和网络教育,普及高中阶段教育,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。网络教育被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,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。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:发挥网络教育和人工智能优势,创新教育和学习方式,加快发展面向每个人、适合每个人、更加开放灵活的教育体系,建设学习型社会。在线教育是网络教育的一种有效方式,得到了学界、商界的广泛认可,在线教育是运用互联网、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进行教与学互动的新型教育方式,是教育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发展在线教育,有利于构建网络化、数字化、个性化、终身化的教育体系,有利于建设学习型社会。

在线教育让个性化学习成为可能

在线教育可以解决学历补偿、优质资源共享、均衡发展、教育公平、二次数字鸿沟等社会问题,因为在线教育能实现教与学的方式灵活多样。在线教育一方面能提供教学服务,另一方面也能推动学习者进行自主学习、碎片化学习、泛在学习、社会化学习,尤其是随着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虚拟现实等技术与互联网的融合使用,使得个性化学习也成为可能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到如今,我们经历了互联网2.0技术到互联网X.0技术,在线教育实现了从起步到如今的“百家争鸣”,有纯粹的在线教育形态出现,诸如网络公开课、慕课、移动学习、直播课堂、同步网络课堂等,也有线上和线下相融合的学习模式,诸如混合学习、翻转课堂、双师课堂、双师服务等,使得在线教育繁荣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这些给我们推动在线教育健康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在线教育作为一个新兴的业态,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发展十分迅猛,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参与,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,如有些在线教育产品质量不合格、内容不良等,让我们用审慎的态度看待在线教育的发展。说明整个社会对高质量、均衡、公平的教育有着更高的要求,尤其是对优质教育资源的“求贤若渴”状态引人深思。

在线教育发展所遇到的挑战

对在线教育当前发展的情况,我们可以通过体验和社会调查去了解,市场流行的在线教育产品主要是针对课外辅导、学习资源获取、职业技能提升等,服务对象主要为学前教育、基础教育、职业教育等群体,服务方式主要是通过教育移动应用软件实行。从公开的数据资料可以看到,目前在线教育公司的注册地大多集中在北京,其次为上海、广东等地,而中西部省份的在线教育注册公司较少,在线教育公司注册地分布体现出了不均衡的现象,这给监管带来了一定的挑战。

此外,在线教育发展过程中也有自身的一些问题,主要体现在信息安全、内容、运营、知识产权、教学模式等方面。在信息安全方面,主要是教育移动应用软件在个人隐私保护和互动交互过程中的音、视频信息保护不足,隐私泄露意味着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和健康成长受到了威胁,这方面的重要性可见一斑。

在教育内容方面,有的产品里面涉嫌广告、色情、游戏等不利于学习者身心健康的内容,有的产品提供了社交功能供学生社会交往,有的产品内容有待分级供学习者使用。

在企业运营方面,诸如服务反馈不及时、学习资源质量和可靠性不高、用电商思维做教育、知识产权保护不足引起的过度模仿或抄袭现象时有发生;教学模式搬家现象明显,把线下辅导班模式直接迁移到了在线教育过程中,引起学习者的不适等。

引导规范在线教育形成多样化的发展业态

美国常青藤教育集团的《与K12在线学习同步:政策与实践的年度回顾》报告主要将其在线教育的项目分为三种:全日制在线特许学校、在线学习作为传统课程补充、混合式教学。在线特许学校与我国的不同,其他类型的在线教育形式基本一致。美国在线特许学校的学生要经过测试才能入学,各州的学校经营情况不尽相同,但是受法律保护、财政拨款,归结起来就是立法先行。此外,他们鼓励学校、家庭、社会形成联动机制,通过在线教育平台或者社交网络开展教育活动,一方面形成联动机制促进教学的学校、社会、家庭联通,另一方面也对在线教育活动起到了监督作用。推行《不让一个儿童落后法案》,例如儿童因请假不能到学校上课,可采用网络直播或观看录播内容学习相关课程,强化政策引导。在线教育产品还注重挖掘用户需求,以用户需求为导向开发在线教育产品,并积极引入诸如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虚拟现实等新兴技术支持在线教育发展。

我国教育主管部门高度重视在线教育健康发展,出台了相关文件。今年9月,教育部等十一部门发布了《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了要从扩大优质资源供给、构建扶持政策体系、形成多元管理服务的格局推动在线教育健康发展。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《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备案管理办法》,对移动教育应用产品采用备案管理的方式进行监管,强化了信息安全和备案审查,这对在线教育健康发展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。在线教育的健康发展一方面需要政府监管部门的积极政策引导,另一方面需要鼓励社会参与评价、监督,形成联动机制,共同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。

在线教育涉及学生、教师、家长、学校、教育服务机构等多个主体,应形成督促结合、法责兼顾、权责分明、政策引领、全民参与的在线教育监管理念,构建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立体“管、促、评、监、励”机制。首先,政府主管部门应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立法形成,实现有法可依、有法可执的监管态势;其次,制定在线教育国家标准,为在线教育健康发展保驾护航,设立在线教育先行试验区或先行区,鼓励在线教育创新发展;再其次,发动社会力量,建立在线教育健康发展促进协会,形成联盟和第三方监测评价机构,定期发布在线教育健康发展报告。

最后,构建“产学研用”一体化的在线教育发展机制,推动高校、科研院所、企业等共同参与研发在线教育产品,探索知识产权保护机制和在线教育内容分类、分级管理机制,共同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。




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

(作者单位: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)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11月30日第3版 版名:信息化

作者:曾海军 田阳


浙江发布中小学生减负四十条 对过重学业负担“零容忍”
家庭教育有多重要?浙江为它立法,明年元旦起实施

上一篇

下一篇

优质在线教育资源为师生所用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
彩坛至尊的动物是什么动物 松潘县| 昭觉县| 正阳县| 建瓯市| 逊克县| 泸定县| 恭城| 马公市| 松阳县| 大悟县| 石渠县| 社会| 修水县| 通州区| 长兴县| 津市市| 丽江市| 青冈县| 巴东县| 万全县| 威宁| 博乐市| 伊宁县| 贵州省| 吉木萨尔县| 大同市| 泗洪县| 松原市| 广河县| 江西省| 航空| 福州市| 邯郸县| 洛川县| 桂平市| 乌兰浩特市| 台前县| 济源市| 永年县| 神池县| 香河县| 监利县| 日土县| 长宁县| 江津市| 丽江市| 星子县| 天峨县| 双峰县| 钟祥市| 大邑县| 信阳市| 沙湾县| 天长市| 张家口市| 读书| 治多县| 杭锦后旗| 鱼台县| 凤山县| 库尔勒市| 南和县| 平舆县| 阿拉善右旗| 岐山县| 牙克石市| 桐柏县| 麻栗坡县| 色达县| 望江县| 彩票| 桑植县| 无极县| 富源县| 英超| 林芝县| 桐梓县| 嘉定区| 康保县| 通州市| 乐清市| 壤塘县| 原阳县| 广德县| 西贡区| 乌鲁木齐县| 长岭县| 潜山县| 启东市| 庆云县| 太湖县| 娄烦县| 孟村| 北安市| 阳新县| 密山市| 定日县| 崇州市| 景东| 浮山县| 肥东县| 泊头市| 怀仁县| 泰来县| 龙里县| 洛宁县| 会东县| 丹棱县| 加查县| 泸定县| 宁远县| 景泰县| 缙云县| 万荣县| 西峡县| 吉安县| 定远县| 葫芦岛市| 微山县| 楚雄市| 锡林浩特市| 梅河口市| 呼伦贝尔市| 澎湖县| 临沂市| 英吉沙县| 札达县| 缙云县| 柘荣县| 宁南县| 大名县| 宜兴市| 兴安盟| 阿巴嘎旗| 青岛市| 南岸区| 甘泉县| 镇坪县| 安义县| 法库县| 和平县| 宣城市| 清原| 太仆寺旗| 都匀市| 昌吉市| 宜城市| 宁夏| 开原市| 巨鹿县| 沂水县| 佛坪县| 盐亭县| 鄢陵县| 龙游县| 东台市| 星子县| 中山市| 芜湖市| 临潭县| 天气| 北海市| 四川省| 珠海市| 高陵县| 西林县| 宁津县| 苍南县| 阿城市| 宜州市| 舟山市| 尉犁县| 辛集市| 凤凰县| 朝阳区| 商丘市| 乌苏市| 青河县| 伊春市| 宁蒗| 昌黎县| 罗山县| 清水河县| 青海省| 满洲里市| 綦江县| 延川县| 鹤峰县| 郴州市| 大名县| 兴安县| 来宾市| 平湖市| 万山特区| 景泰县| 温州市| 正安县| 遂昌县| 迁安市| 汕头市| 襄汾县| 安龙县| 天津市| 怀安县| 济阳县| 辽中县| 涿鹿县| 平南县| 英吉沙县| 邵东县| 西和县| 肃南| 乐陵市| 古田县| 察隅县| 九江市| 蕲春县| 樟树市| 昌宁县| 叶城县| 印江| 巴南区| 紫阳县| 广昌县| 克什克腾旗| 连南| 吴江市| 葫芦岛市| 陵川县| 滨海县| 广昌县| 南部县| 珲春市| 甘南县| 衡南县| 英德市| 福贡县| 宽甸| 新丰县| 上林县| 汕头市| 南岸区| 高碑店市| 嘉定区| 汤原县| 利川市| 资阳市| 东兴市| 本溪| 司法|